这一次,中国科技公司完胜外国同行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0-03-13 14:17:42 / 人气:

截至今天,冠状病毒在114个国家和地区出现,接近12万人确诊, 4291人去世。世卫组织宣布“冠状病毒已构成大流行”,并强调这个结论不是随意用的。

随着病毒蔓延,各国政府、社会组织、民众都在和它作斗争。在这其中,科技公司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和美国日韩科技公司比起来,中国公司远胜外国同行。这背后深层次原因是什么?

首先我们来看看美国、日本、韩国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,在疫情中都做了什么?


美国:

Facebook:CEO马克·扎克伯格承诺,Facebook将打击谣言,对不确认的信息,进行标记和核对。暂停医用口罩、治疗和预防新冠病毒的广告,防止部分人利用恐慌谋利。

Google:CEO皮查伊说,谷歌已经屏蔽了冠状病毒的广告。旗下的YouTube加强了清除关于病毒的谣言和错误信息。同时为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提供免费广告。此外还建立了一个基金,针对患病的外包员工,提供经济支持。

Google针对企业客户,免费开放在线办公软件G Suite和G Suite for Education,截止到7月1日。但如果是非企业客户,每人每月收取13美金(约90元人民币)。

苹果:给感染的员工包括零售人员,包括中国疫区的员工,提供无时间限制的休假。不需要医生的诊断证明。苹果之前给中国疫情进行过捐款,数额没有公布。

亚马逊:成立了一个500万美元(约3500万元人民币)的基金,用来支持西雅图总部附近的中小型企业。

微软:旗下协同办公软件,免费使用六个月时间。其创始人比尔·盖茨的基金会,一直在积极参与全球的公共卫生事件。

此外,Twitter、Pinterest等公司,都承诺加大打击谣言的力度。

日本:

日本网络公司制作的防疫地图(来源网络)

日本最大的社交软件LINE,帮助主管卫生机构的厚生劳动省建立LINE官方账号,提供有关新冠状病毒的信息。AI机器人提供包括新冠状病毒的咨询和信息。

LINE 旗下的Healthcare,提供在线健康咨询服务,用户可以在线与医生联系:一种服务是即时沟通,30分钟需要支付2000日元(约130元人民币);一种是延时的,48小时内回复,需支付1000日元(约65元人民币)。到2月份,该业务增加了4000%,创下历史新高。

此外还成立了LINE Mirai基金会,免费提供有关日语、数学、科学和社会、英语的学习视频,帮助在家的初高中生。

日本一家从事选举顾问的网络公司JAGJANPAN,把疫情大数据信息可视化,开通了新冠病毒感染地图。

韩国:

韩国疾控中心疫情地图(来源网络)


为抗击疫情,韩国最大的社交软件KakaoTalk捐了20亿韩元(约1200万元人民币),董事长Kim Beom-soo捐出价值20亿韩元(约1200万元人民币)的股票。呼吁民众通过社交平台参与捐赠。但韩国社交软件不会给用户推送消息,这在韩国不被接受。但在KakaoTalk官网上看不到任何与冠状病毒有关的活动和服务项目。

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科技公司的代表——阿里腾讯做了什么:

首先是阿里(部分):

成了10亿元人民币的抗疫基金;
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,定点送往武汉及湖北的医院;
保障武汉市民的生活,天猫超市和武汉18家盒马鲜生超市不停业;
开发智能化全基因组诊断和分析系统,将原来数小时的疑似新冠肺炎病例基因分析缩短至半小时;
为研究新冠病毒疫苗及特效药研制的科研机构提供阿里云的算力;
支援浙江河南等20个省市政府部门建立疫情管理系统,对疫情传播过程进行智能分析和加强在线管控能力;
钉钉向1000万间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全套的在家办公系统;
钉钉在家上课计划,已有广东等20多个省份的中小学校加入,不过这个深受中小学生的吐槽,毕竟玩耍比学习有意思。

再来看看腾讯(部分):

成立15亿元人民币的抗疫基金;
打通微信小程序、腾讯海纳、企业微信等多个平台,实现便捷的疫情线索上报、口罩预约购买、企业复工备案等功能。
支持100多个中央部委及地方政府部门上线疫情服务相关小程序。其中健康自查服务用户超过1亿,覆盖超过7亿民众;
腾讯健康码在广东等100多个省市落地;
为政务、教育、医疗等行业和广大中小企业提供云视频会议服务;
发起“战疫开发者公益联盟”,小程序云开发免费资源;
帮助企业稳定线上销售,解决用户隔离期间的衣食采买。

还有包括字节跳动、快手、小米、微博等科技公司都捐赠了上亿资金和物资。
(以上根据媒体公开报道整理)

从上面的信息,我们看得出,美国等国家的科技公司,政策主要是对内为主,在员工内部福利和政策上。几乎很少对外的支持政策,各自为战。但是阿里腾讯,几乎涵盖了从现金、医疗物资捐赠和协调、到政府信息化和智能化、医疗机构的运营和协调、企业的经营和用户管理,民众衣食住行,几乎能考虑到都有参与了。可以说无处不在了。

为什么科技创新发源地的美国硅谷科技公司,和中国科技公司比起来,有如此大的差异?

重视程度的差别:

中国之前发生过非典,这给政府和公司、民众都进行了初步的疫情科普教育。阿里还因为有员工感染非典被隔离过。其他公司,即使没有经历过,也能按图索骥。随着这次疫情消息早期在社交网络扩散,很多公司很早就开始重视卫生和安全问题。直到人传人的确认,整个社会开始重视此次疫情的防治。

而反观美国和韩国等国家卫生机构,面对中国已经发生的疫情迟迟没有引起重视,给民众灌输情况不严重的印象,误导大众。川普对媒体说,自己“一点都不担心”被感染,也不会因此取消任何政治集会。在这种情况,相关的公司自然也不会过度重视,直到疫情大面积爆发。

个体意识的差别:

由于社会发展阶段不同,文化传统、政治体制、民众的个体意识的差别性,中美等民众的意识观念完全不一样。包括个人信息、线上医疗数据等隐私问题,统统都成了禁忌之地。保护个体权利是好事,但在欧美韩国,这一点甚至有矫枉过正的趋势。

在韩国,尽管大邱等地疫情爆发严重,但政府不可能也没有权力要求民众不要集会。除了法院允许之外,没有机构可以通过手机移动轨迹,来查看一个病人的行踪。这种情况下,面对时刻变化的疫情,哪怕是对于防疫具有积极意义的事情,也没有办法进行,一再延误战机,韩国疫情不断扩散。在这一点上,中国公司可以做的事情更多。

互联网发展的差别:

毫无疑问,美国是互联网发源和创新之地。直到现在,美国操作系统、芯片等底层技术,还是领头羊。但是中国移动互联网,经过20年发展,在应用层面的发展已经是一枝独秀。

在国内,一个微信,基本上就把一半中国人的社交、购物、消费、理财全包含了。由于移动支付的高度普及,中国成为全球第一个发放牌照、允许医疗机构开通互联网医院的国家。互联网医院可以进行线上问诊,处方药的销售等。但即使在美国硅谷,很多咖啡厅只能用信用卡和现金,只有部分店接受苹果支付和谷歌钱包。包括丁香园、健康160等互联网医疗组织,在这次疫情中发挥了巨大作用。

和其他国家科技公司比起来,中国科技公司的应用生态更丰富,线上线下结合更全面。一家腾讯,旗下自有微信、企业微信、腾讯云、QQ、小程序,还有投资的滴滴、丁香医生等上百家公司,涵盖了政务、医疗、消费、教育等多个领域,面对疫情,能够高度协调,快速响应,有机的结合起来。这一点上,美国的科技公司相对比较垂直而单一。全球最大的社交软件WhatsApp,一直是简单的点对点聊天,直到三年前才加入群聊的功能。
 
企业与政府关系的差别:

在高度的市场经济状态下,企业和政府的关系处在一种松散的状态下,甚至没有任何来往。这保持了足够的自由度。但是,一旦发生类似疫情的特殊事件,政府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调动企业参与,协调资源,这往往会延误很多时机。

据福克斯商业报道,直到昨天,鉴于防疫的严峻化,白宫紧急召见了苹果、Facebook、谷歌、亚马逊、微软、推特等科技巨头,与来自卫生部、劳工部的官员以及其他人员会面,“讨论其行业与美国政府之间,涉及冠状病毒的协调工作和信息共享”。

而根据腾讯方面的反馈,他们在除夕就在和有关部分在交流沟通了。中国的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状态下,企业对于政府政策和社会动向,必须保持密切关注,当然对于政府的号召也会积极参与。2月10日,民政部司长陈越良呼吁阿里腾讯等大公司开发社区公用的软件,这立刻得到了积极响应,在原有功能基础上,纷纷上线社区防控软件。服务于社区管理与民众。“集中力量办大事” ,从积极的一面来说,在遇到特殊的天灾人祸时,确实是能更好地协调全社会的力量和资源来应对危机,包括科技公司。

底层文化的差异性:

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文化形成,需要300-500年,甚至更长时间。即使历史上被人为的干扰中断过一些时间,也很难被彻底抛弃。这其实是注入这个国家和人民基因的。比如中国中年人喜欢茅台,欧美的喜欢红酒,俄罗斯喜欢伏特加。这就是文化基因决定的。

欧美文化,强调个人的自由与权利。个体意识和存在,比其他一切都重要。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一直强调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随着经济复苏,个体和组织的发展,这个意识逐渐苏醒。中国人天生有一种家国情怀,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我们的文化强调集体、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。

这种意识的积极一面,就是在面对重大社会事件时,组织和个人会积极地参与到整个事件中来。马云搞完公司,去搞沙漠绿化,现在又在做基础教育,就是最好的例证。同样,这次疫情也是。国内科技公司的积极参与,就是这种文化基因之下,企业社会责任的最好体现。

现在致电 0551-678765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Top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