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芯片板块早盘异动拉升 科技类ETF吸金明显 如何掘金科技股行情?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11-27 14:59:47 / 人气:

11月27日,国产芯片板块早盘异动拉升,大唐电信、晶方科技涨停,通富微电、闻泰科技等涨超8%。
自11月18日以来,科技类ETF“吸金”明显。截至11月25日,华宝科技龙头ETF份额增长8.32亿份,华夏5GETF份额增长4.1亿份,国泰半导体50ETF份额增长也超过3亿份。资金更是越跌越买。
机构指出,与传统产业相比,科技股投资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其波动性比较大。需要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,采用不同的逻辑进行估值。普通投资者掘金科技股行情,可以选择科技指数基金,但同样需要进行一定的择时。
资金涌入科技类ETF 机构分歧显现
其中,作为沪深两市唯一纳入两融标的的科技主题ETF,11月25日,华宝科技龙头ETF单日融资买入额为7483万元,高居两市所有行业、主题ETF第一位。从融资余额来看,11月25日,华宝科技龙头ETF融资余额首次超过2亿元。此外,自华宝科技龙头ETF被纳入两融标的以来,截至11月25日,26个交易日内,华宝科技龙头ETF累计融资买入额为9.3亿元,居于沪深两市所有主题ETF第一位。
一方面,在科技板块震荡调整之际,资金快速涌入科技类ETF;另一方面,市场对于科技股的投资已出现分歧。
从投资者偏好来看,招商证券数据显示,上周(11月18日至11月22日)外资集中买入计算机板块,融资客净卖出规模最高为电子板块,就个股而言,沪、深股通净买入最多为浪潮信息,融资卖出规模最高为京东方A。
对于未来科技板块的投资,湘财基金总经理程涛表示,当前与2013年至2015年的科技周期相比,在关键科技技术的推出和相关行业的盈利情况等方面都有相似点。
“在科技行业中,ROE指标稳定、估值合理的板块将继续获得增持,包括目前机构持仓比重相对较低的板块,也值得关注。从具体可投资行业来看,与5G相关的电子、计算机、通信等行业,在技术更新换代的情况下,业绩都将持续成长,可在这些行业中精选个股。”程涛说。
中庚基金副总经理丘栋荣则对科技板块的投资持谨慎态度。他认为,5G通信设备板块的周期属性强于成长属性,目前估值透支较多;消费电子行业未来十年的成长性很可能与过去十年不能相提并论,而且电子零部件制造板块的估值已经处于过去十年中偏上的位置,A股的消费电子公司估值也明显高于全球;半导体和计算机行业可能被相对高估,存在“市梦率”风险。
急涨急跌成常态 掘金科技股并不易 小心“搏杀”变“博傻”!
近期科技股趋于震荡,不少科技主题基金剧烈调整。科技股急涨急跌或成常态,投资者掘金科技股并不容易,“搏杀”很容易演变为“博傻”。
例如,截至11月26日,深南股份连续4个交易日下跌近25%,汉邦高科4个交易日下跌20.64%,圣邦股份连跌4个交易日,跌幅接近18%。科创板公司安博通、华兴源创、天宜上佳等连跌12周,跌幅均超过40%。铂力特和睿创微纳等也连续多周下跌,跌幅接近40%。
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科技股大幅调整,科技主题基金也遭到调整。
短短三四个交易日,广发双擎升级基金年内收益从105%降至90%。银华内需基金的场内交易价格,15个交易日下跌超过10%。广发创新升级、华安媒体互联网、国泰融安多策略灵活配置等基金净值近期均出现明显回撤。
过去几天来,受创业板集体回调影响,科技板块大幅调整,但投资者对科技板块的热情不减。
从场内基金交易情况看,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,持续吸引资金的涌入。上交所数据显示,该基金连续6个交易日净流入,份额增长了8.8亿份,按照该基金交易价格计算,持续净流入的资金高达10.6亿元。
华宝科技龙头ETF自8月16日上市以来66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额达349.86亿元,日均成交额高达5.3亿元,在同期沪深两市所有主题ETF、科技类ETF成交额排名中均高居第一。
“搏杀”会否变为“博傻”?
市场调整中,如何看待科技股的投资价值,再次引发市场热议。
从业内人士观点看,尽管科技成长股在特定时期内风光无限,但拉长周期看,投资科技股赚钱并不容易,尤其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,往往演变为击鼓传花的游戏,“搏杀”很可能演变为“博傻”,接到最后一棒的投资者,往往亏损惨重。
从过去几年来的科技主题基金业绩表现看,不少成立于2015年市场高点的基金,至今仍处于腰斩状态。
以工银互联网加为例,成立于2015年6月5日,截至2019年11月25日,依然亏损62.9%,在2018年底基金净值一度跌至0.248元,在市场高位买入的投资者亏损惨重。
又如年内表现抢眼的银华内需精选基金,重仓了兆易创新、中科曙光、新易盛、圣邦股份、中国软件等多只科技股。截至11月25日,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回报已达到82.76%。
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该基金去年底规模已经缩水至3亿元,在今年一季度净值大涨45.35%之后,规模才大幅增加至19.3亿元,多数投资者是在基金大涨之后买入的,获得的收益率远低于基金收益率。
沪上某私募基金经理表示,很多投资者看中科技股,主要是因为“幸存者偏差”:投资者往往憧憬于亚马逊这些伟大的公司,岂不知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能够在最后活下来的科技公司凤毛麟角。活下来的公司被人记住了,更多倒下的公司却被人遗忘了。
如何避免陷入“博傻”的漩涡?
沪上某基金经理透露,在科技股飙涨、市场亢奋时要予以警惕,“当市场出现了各种奇怪名词时,投资者就去疯狂追捧,这往往需要警惕,例如今年初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等。”在上述基金经理看来,普通投资者掘金科技股行情,可以选择科技指数基金,但同样需要进行一定的择时。
天弘基金陈国光:差异化估值助力科技股投资
与传统产业相比,科技股投资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其波动性比较大。从商业模式来说,传统行业可以通过品牌和渠道建立壁垒,但科技企业的成长性比较明显,进入蓝海市场的机会相对较多,通过创新往往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,因而风险和不确定性较大。
通过对产业特点进行分析,陈国光认为,投资科技企业对基本面和产业的分析与传统产业一样,但最大的区别在于对科技板块估值的理解。如果按照传统产业的估值进行配置,科技行情来的时候往往束手无策。陈国光表示:“科技股估值首重科学性,次重艺术性。如果只注重科学性,可能会错失很多机会;如果太注重艺术性,泡沫破灭时你没有及时兑现,就有可能坐‘过山车’。”
陈国光及其团队目前主要运用三种方法对科技股进行估值。第一,对于市场成熟的、研发投入低的公司,采用传统PE的估值方式,比如近年盈利增速放缓、竞争格局趋于稳定的安防类企业。
第二,对于海外已经比较成熟而在中国还处于爆发前期的产业,比如半导体,估值时需要做出未来情景假设,对公司两年或三年后的销售收入、市场空间做出预测,并判断在不同情景下,现在买入能不能有价值。陈国光表示:“海外科技企业经过高速成长,已经进入周期性比较明显的阶段,所以估值给得比较低,而中国在很多领域是空白,市场占比只是个位数,面临很大的市场空间。在未来的龙头公司不确定的情况下,大家愿意给有可能性的公司一定估值溢价。”
第三,对于创新型公司,比如软件等领域,初期研发投入较高,利润多为负,估值时要把研发投入还原到利润中来判断估值是否合理,有时也可采用企业价值除以收入的估值方法。陈国光表示,这些公司一旦在其所处领域有所突破,就会形成很高的市场壁垒。

现在致电 0551-678765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Top 回顶部